啊呀呀ty

【荼岩】逆轮

昕悦shierX:

chapter35
夜晚过去的是这样的快,安岩觉得还没有睡多久,就已经到了早上了。
阳光有些刺眼,安岩被这光亮刺激的睁开了眼睛。很久都没有睡得这么好了,而且,还做了一个很不错的梦。
他去看神荼,神荼少见的在他之后醒来。因为修习馗道,他都要保持着良好的作息规律,分毫不差。应该是因为合卺杯的原因吧。
安岩看着神荼熟睡的样子,心里痒痒的,意念一动,轻轻在他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不愧是他看中的人,怎么看都那么好看。
为了不打扰到神荼,安岩轻手轻脚的起床穿衣服,然后轻轻的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洗漱。
等他洗漱完毕也才五点半,安岩闲的无聊,正好出去买早餐,或许他刚一买好,他们都会起来了。
这条街上的吃食还真是不少,安岩有些挑花了眼,买了几样看起来色泽诱人的就回到了四合院。
他想的还真没错,他刚回来神荼就已经起来了,正想喊他,就发现院子里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,十分的压抑,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殷陵站在这一端,神荼站在与他对立的位置上,面色冷峻,甚至都已经召唤出了惊蛰。
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?
“你们怎么了?有什么话待会再说,先把早饭吃了,我去叫一下苏秦……”
“不必了。”话音还未落完,殷陵就略失礼数的打断了安岩的话,语气也不像从前那样客气,“苏姑娘一早就离开了这里。”
安岩刚迈开步子,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,心中自然是不敢相信,嗤笑了一声:“你耍我呢?昨天她还跟我说今天有事情商量,骗人的技术都不到家。”
知道他不会信殷陵也不着急,倒是收回了那股凌然的气势,面上没了往常的温煦笑容,显出了一种让人发寒的戾气。
“你不信,可以自己去看。”
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人到底是谁,但也不得不感叹他翻脸速度之快。不过这样的话,这个人的话就更信不得了,安岩敲了敲苏秦的门,等了片刻,门却没有开。
难不成她真的走了?
安岩不思其他,用蛮力撞开了房门。
入眼的和这里其他的房间一模一样,如果真的要说出一点差别的话,那就是这间屋子有一股奇异的香味,物品摆放整齐,被子也折叠好了。
苏秦真的不在,好像真的像殷陵说的那样,她一大早就出去了。
可是自己五点钟就醒了,怎么可能不会看到苏秦的身影呢?
唯一的可能就是,苏秦真的早就走了。可是她为什么都不会事先说一声呢?还有,殷陵又是怎么知道的?
想到这里,安岩拿出手机给苏秦打电话,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合适的理由。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。”
怎么可能?!
安岩确认了一遍自己拨出的号码,再一次发过去,出现的还是那个机械女声。
他不死心的用微信联系她,翻了半天也没在通讯录里找到这个人。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。
“是不是你做的?”他问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殷陵,语气也不似平时一般温和。
殷陵扬唇一笑:“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?说起来,苏姑娘也算得上是我的未婚妻,我还要问你们是不是把她给藏起来了呢。”
此时他的话语和以前半文言的样子不一样,完完全全就是现代人说话的方式。
伪装的可真好,如果不是江小猪给他打来电话,他可能都发现不了这个人到底是谁。这个人,熬过了好几百年,就只为了那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“你这么做值吗?殷楚。”
男人丝毫不在意安岩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,故作惊讶道:“不好,被发现了。”
没有闲心再和他废话,首先当务之急是要知道苏秦到底去了哪里。
“黄泉花。”
听到这三个字,安岩的眉头皱了起来:“黄泉花?神荼,你在哪里发现的?”
神荼走到窗边,拾起一片黄泉花的花瓣,上面隐隐有黑气萦绕:“这个屋子里,有黄泉花的味道。”
那股黑气紧紧的把花瓣包围着,却依然遮不住花瓣脉络上流动的盈然紫色。
似乎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黄泉花,殷楚咬了咬牙,安唯怎么都不把事情处理好了。
不过,过不了多久,他就会把这两个人身上的神荼郁垒之力的取下来,到时候,无论是谁也再阻止不了他。
没有人知道他为了即将到来的这一天等了多久,不过在这之前,需要这两个人毁掉归魂草。
苏姑娘,真是对不起了,利用了你一下。
“安先生可以放心,我不会对苏姑娘做什么的,毕竟,我还需要她来找到最后一个拥有灵慧之人呢。”
安岩看着他,神色极其冷淡:“如果是这样,你为什么不直接剥夺苏秦身上的灵力?还要废这么多的功夫。”
许是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,殷楚冷哼了一声:“,不管怎么说,苏姑娘算得上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当然不会对她怎么样。不过其他人……就说不定了。”
——tbc——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啊呀呀ty月无夏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