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呀呀ty

【荼岩】逆轮

昕悦shierX:

chapter29
安岩咬了咬牙:“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等了许久都不见回答,让安岩几乎以为他已经消失了,可这人却又分明的在他不远处,分毫未动。
先前的那些言语已经让他心里异常的酸涩,几乎是瞬间想起那些难挨的夜晚,每日陷在无尽的自责与内疚,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值得依靠的。
在安岩第一次意识到入梦者是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时,那人已经可以自如的同他对话了,还不停的对他说:“我好羡慕你们有名字啊,不像我,都不知道何时才可以有自己的名字,要不然,你帮我想一个吧?”
也许是对着自己的脸并没有什么戒心,这个人又是他唯一一个可以谈得上话的人,安岩立即答应下来:“当然可以啊,我们是好兄弟啊,这点儿忙不帮就也太不够意思了。”
只是取个名字对于十六七岁的他来说有些难了,他从小听大人说,名字一定要有一个好的寓意才可以有圆满的一生。现在让他这样一想,还真的想不到什么特别好的名字,急得满头大汗。
那个人直直的看着他,就像要看穿安岩究竟是什么想法,最终隐秘的一笑,和缓的微眯起眼:“我今天 听人说了句‘幽音待清晨,唯是我心知’,觉得这句诗真好,那你觉得‘安唯’这个名字如何?”
这句话简直如同雪中送炭,刚刚还在苦恼的少年立刻眉开眼笑,语气中是说不出的欢快:“好好!那你以后就叫安唯了,这样我也方便喊你。”
丝毫没有发现这个人的眼底笑意愈深,唯,自然是唯一的意思,总有一天,他会取代安岩的位置,成为这个身体唯一的主人。
只是好景不长,才两个星期,就被彻底的封印了,这下,又是好几年过去了。
过了好半天,这个人还是没有开口,安岩的心里犹疑起来。
【只是你什么都不能说。】
安岩猛地睁大眼睛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。
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。

梦境外,苏秦见了这种情况不禁皱了皱眉,声调冷了几分:“糟了,安岩哥有麻烦,神……”
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到身边早就少了一个人的名字,眉目和缓下来,还是忍不住吐槽:“至于吗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
这下,却是真正放心下来,想神荼进入了梦境,安岩兴许会平安的渡过这一关。
忽然察觉到身后有人出现,随之动用法术将眼前之景象隐去,勉强的笑:“你怎么来了?”
殷陵像是没有察觉到之前的事情,笑容如清风和煦,礼数更为周到:“刚才路过这里,听见起名之事,才忍不住进来了,苏姑娘莫要怪罪。”
起名?
想到梦境中安唯的言语,苏秦这才反应过来,心思一转反问他:“那你喜欢什么名字呢?”
提及此事,殷陵身上的疏离似乎这才脱离干净,眼神却包含怀念:“薇字就很好,采薇的薇。”
一瞬间,苏秦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男人。

而梦境里,有神荼之力的牵引,神荼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安岩。
此时的安岩正被黑气围绕,双眼几乎快要失去清明,口中还不停的喃喃自语:“和我没关系,和我没关系,那不是我的错,是他自己……”
“安岩,醒醒。”
梦境里无法催动灵能,更没办法召唤出惊蛰,神荼只能避开那些黑气,念着安岩的名字。
魔物虽然没有再言语,却将这里弄得乌烟瘴气,铺天盖地的邪气,很快就要将这里侵蚀,不多时,安岩的整个心神,就要被占领。
花了些时间,安岩才认出眼前的神荼,他的言语因为黑气的笼罩变得断断续续:“神荼……你……来……不该……”
什么都不必说了。
神荼把眼前这个人揽入怀中,冰蓝的眼中是晦涩不明的情绪,只恨不得把他搂得再紧一些,想要揉入血肉,至死都不放开。
黑气迅速的将两个人都缠绕起来,安岩的声音却愈加清晰。
那是他平时绝对都不会说的话。
“你听我说,我,我没有害他们……我也没有害你,那些都和我无关……神荼,你,你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……我从来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人,……你必须,必须答应我……无论发生什么……你都不许不信任我……”
几乎是同时,神荼听见了自己的声音。
“好。”
——tbc——
离开梦境后小天使就会忘了自己说了什么的,真的看我真挚的眼神😉

评论

热度(10)

  1. 啊呀呀ty月无夏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