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呀呀ty

【荼岩】青冥地底

昕悦shierX:

chapter8
安岩还是搞不懂允诺之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等到想要再问的时候,发现她的表情又变回了那副纯真无邪的样子。
这让他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看错了。
而且,允诺之前说的不去找她,就不会告诉他所有事情究竟又是什么?如果她真的也是下凡历练的神仙,为什么等他来到青冥后,又什么都不说呢?
允诺看着他脸色不断变来变去,忍不住噗嗤一笑:“真是个呆瓜,你就没有想过,你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,是不能让我们来告诉你那些答案的?”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,“你也不想想,来到青冥也有一段时间了,哪有一个普通人是像你这样找不到转世的机会呢?”
安岩狐疑的看着她:“我身上有什么?”
气氛突然变了,她收起玩笑,一字一顿:“郁垒之力。”
郁垒,神荼郁垒的那个郁垒。
郁垒之力的传承者怎么会出现在青冥,那是必须在云间出现的人物。
青冥的秩律虽然不像云间那样的枯燥,但是凡是在青冥投胎转世的人,无论来世有多大的成就,也终归是平庸的一生。
寻不到半点精彩。
云间虽然是可以让人变为仙,但也是让人转世之地。与青冥又大不相同。
这样就很耐人寻味了,无论发生了什么,身为郁垒之力的传承者居然出现在了青冥,不觉得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吗?
这也导致了罗平迟迟不能下决定究竟该怎么安排安岩的去往。
见安岩听得似懂非懂的样子,允诺不禁心里产生了好奇,这到底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啊,居然让那个外人勿近的冷面神这么的上心,这次倒是真的引起她的好奇了。
这两个人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种东西,是她在龙宫里从未见到过的。
陪安岩坐了半个时辰,连糖糖都忘了吃了,向安岩道个别,就跑去龙傲娇那里要糖吃了。
她头一次见到像安岩这样的人,所以她决定不告诉他在这里的那么多人都不希望他成功的转世。毕竟郁垒之力,可是令很多人垂涎的,不过她倒是可以帮助神荼完成一些事。
允诺眼珠子一转,跑到了包妮璐那里。
神荼和郁垒。安岩烦躁的揉了揉头,真是越来越麻烦了,本来想不起生前的事已经很烦了,现在又多出来了这么多事情。
神荼就是神荼之力的传人啊,他怎么从来不告诉自己这些事。
棠棣花,宜欢花。
他记得允诺说过棠棣花只生在人间,而宜欢花则是三界都存在的花朵。
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罗平的阎罗殿前就有这种花,旁边还特别注明了花朵的物种。
小猪说瑞秋是很喜欢
花的。
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那股拼命想要活下去的冲动,即使现在已死却也要固执的挣一挣自己的来世。好像曾经有人跟他说过,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
那个人是谁,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只可惜自己食言了。
一边想着,安岩倒真的去阎罗殿边去采宜欢花。艳丽的红色花瓣莫名的给这一方土地增添了几分妖冶的气息,色彩鲜艳的几乎快要使他移不开眼。倒是有几分相似奈何桥三途河畔的彼岸花。
这种花是有叶子的,安岩觉得这种花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淡雅的香气间,他居然恍惚之中看到了神荼的脸。
安岩吓得急忙摇了摇头,没想到这种花的香气居然可以让人产生幻觉,可是为什么都这样了,罗平还是要种那么大一片呢。
回到冥阁,安岩随手把花插到一个瓷瓶里,灌了一些灵泉水,就开始翻阅架子上的古籍,这里的字他还是有一点看不懂,不过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。翻了好久才翻到关于宜欢花的记载,棠棣花倒是半点没提。
这样艳丽的花,其实是有毒的。
毒的不是身体,而是内心。
怎么会有这样一种说法?安岩觉得越发奇怪了。
——tbc——

【荼岩】盗马记(楔子)

青稚i鸟:

虽然是盗马但是和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文章。


电影盗马记为背景的二次创作。大盗神荼和鉴宝师安岩。


随机掉落的长篇


 


楔子


一件宝物的失踪,竟引起两方势力互相争夺。


 


而此时有无名消息却称,有名的大盗“沈图”竟然也对这件宝物感兴趣。


 


参与调查这件事的鉴宝师安岩却不料和“沈图”的真身神荼相遇。


 


是九死一生?还是相安无事?


 


迷案,如同滚动的雪球一般,越来越大……


 


两人该如何追回宝物,又如何逃避神荼的仇家丰绅殷德的追杀呢?


 


前奏曲 


一间不大的房间,里面很黑。


 


这房间里什么家具都没有,显得空旷而冷清,只有从窗户里映射下来的阳光照亮了一小块地方,在地上形成光斑。


 


而阳光照不到的地方,正站着一位男子。


 


他全身穿着黑色的衣服,似是要与这黑暗完全融为一体。


 


门被推开,走进来另一个人。


 


“哦?我还以为这里没有人。”那走进来的男子带着黑色的大墨镜,遮住了他那双锐利的眼睛,也遮住了他如鹰一般的眼神。他摸了摸下巴,露出一个饶有趣味的笑。


 


“明知故问。”那站在黑暗中的男子有着一股清冷的声线。


 


“怎么?还不允许我进来了?”那进来的男子站在阳光下,伸展了一下身子一副正在享受阳光的样子,其实不然。


 


黑暗中的男子默不作声。


 


他知道这个人将会给他带来什么。


 


“这次我来,可是有一个好消息,和一个坏消息。你要听那个?”阳光下的那男子装作一副思考的样子,可是下一秒就将消息说出了口:“有消息称FAM已经出手,于昨晚抢劫了一辆装着‘青铜熏炉’的卡车……”


 


“并伪装成卡车侧翻的样子。”黑暗中的那男子接口道。


 


“并勾!”那男子笑容不减,继续说道:“他们这会是真的玩大的了啊,估计现在正在将那东西运往巴黎他们的拍卖行据点吧?啧啧不过还是逃不出我的情报网。”


 


“我想你知道那东西对于我们THA的重要性。怎样啊‘沈图’?有信心把它拿回来吗?”那男子带着笑意说道。


 


“还有啊,外面那个和别人打交道的小姑娘倒是长得不错……好像叫瑞秋?不过她好像遇到了麻烦?不过不要紧……看我来个英雄救美得到她的芳心!”阳光下的男子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
 


黑暗中的男子自顾自拉开门走了。


 


阳光只照到了他的一截黑色的衣角,和那一瞬间的英俊容貌。


 


“哼……还有啊,这次去巴黎的人,可不止你一个啊。”戴墨镜的男子在他走后说道。


 


他知道那人听得见。


 


“那是一个被我们组织那群女生称作是小天使一样的人啊……”


TBC




是随机掉落的大长篇哟!


真的是随机哦!

【荼岩】道歉

昕悦shierX:

最近想了个脑洞,其中的一个情景大概就是这个样子……

这几天神荼的心情不太好,是个人都看的出来。 
因为有人搞砸了神荼精心准备的宴会,场面一度不能直视。 
本来他这几天难得的好心情就这样被破坏了,谁跟他说话都不答应,为了这件事,安岩偷偷摸摸跟了他好几天,就为了给他道歉。 
其实并不是安岩搞砸他的派对的,不过和他也有那么一点关系。 
想当初安岩花了好长时间才和这位以高冷著称的学长搞好关系,没想到就在前天毁于一旦了。安岩沮丧的垂着脸,这个人都无精打采的。 
这时候江小猪悄悄的把他拉到教学楼的另一边:“我跟你说啊,今天我让人给神荼送了一份早餐,就说是以你的名义送的,平时你们俩关系还算不错,我估计这几天神荼就消气了。” 
正说着,罗平远远的向他们招手,脸色看起来很焦急。 
“看,我们的战友回来了!” 
安岩心里浮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,江小猪倒是很欢快的跑过去:“哎,怎么样?神荼高兴一点没有?” 
罗平摆了摆手:“别提了别提了,我告诉你们啊,不提是安岩送的还好,一提,他脸刷一下就黑了,碰都没碰就让我给拿出去,还把我赶出寝室了,我容易吗我。” 
脑补了一下神荼当时的表情,江小猪打了个寒战:“那,那还真是委屈你了啊……” 
闻言,罗平更伤心了:“为了这个,小秋秋最近都不理我了。” 
连这样都不管用了,神荼可能真的很生气吧…… 
安岩更加沮丧了,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又偷偷的跟在神荼后面,希望找个机会好好的道歉。 
这样一跟,就跟了整整五天,他想他之前追允诺的时候都没这样的毅力。 
这天中午,他甩掉了同样在后面跟着他的江小猪他们,好不容易跟到了小树林,神荼就一眨眼不见了。 
正在他着急的时候呢,一只手臂伸了过来,力气很大,一下子就把他推倒了墙壁上。 
哦,是神荼。 
等等等等,现在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吗? 
安岩想这个世界真他妈玄幻,哎呀,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他盯着神荼那双灰蓝色的眼睛,有些磕磕巴巴的说:“那,那个神荼,对不起,我,我们以后还,还是朋友吗?” 
等了半晌,安岩看到神荼摇了摇头:“没有机会了。” 
接着,神荼的脸色稍稍霁和了一点:“你跟了我这么多天,为什么?” 
安岩心下正失落着,根本没发现他们现在这个姿势到底有多奇怪,听着神荼这么问,下意识的回答:“为了革命即将取得成功……” 
听到这句话,神荼几乎是恶狠狠的堵上了安岩的嘴。 
反应了好几秒,安岩才明白过来他们在接吻。 
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安岩还在胡思乱想,日哦姑娘们我对不住你们,你们的男神貌似被掰弯了……

【荼岩】逆轮

昕悦shierX:

chapter35
夜晚过去的是这样的快,安岩觉得还没有睡多久,就已经到了早上了。
阳光有些刺眼,安岩被这光亮刺激的睁开了眼睛。很久都没有睡得这么好了,而且,还做了一个很不错的梦。
他去看神荼,神荼少见的在他之后醒来。因为修习馗道,他都要保持着良好的作息规律,分毫不差。应该是因为合卺杯的原因吧。
安岩看着神荼熟睡的样子,心里痒痒的,意念一动,轻轻在他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不愧是他看中的人,怎么看都那么好看。
为了不打扰到神荼,安岩轻手轻脚的起床穿衣服,然后轻轻的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洗漱。
等他洗漱完毕也才五点半,安岩闲的无聊,正好出去买早餐,或许他刚一买好,他们都会起来了。
这条街上的吃食还真是不少,安岩有些挑花了眼,买了几样看起来色泽诱人的就回到了四合院。
他想的还真没错,他刚回来神荼就已经起来了,正想喊他,就发现院子里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,十分的压抑,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殷陵站在这一端,神荼站在与他对立的位置上,面色冷峻,甚至都已经召唤出了惊蛰。
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?
“你们怎么了?有什么话待会再说,先把早饭吃了,我去叫一下苏秦……”
“不必了。”话音还未落完,殷陵就略失礼数的打断了安岩的话,语气也不像从前那样客气,“苏姑娘一早就离开了这里。”
安岩刚迈开步子,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,心中自然是不敢相信,嗤笑了一声:“你耍我呢?昨天她还跟我说今天有事情商量,骗人的技术都不到家。”
知道他不会信殷陵也不着急,倒是收回了那股凌然的气势,面上没了往常的温煦笑容,显出了一种让人发寒的戾气。
“你不信,可以自己去看。”
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人到底是谁,但也不得不感叹他翻脸速度之快。不过这样的话,这个人的话就更信不得了,安岩敲了敲苏秦的门,等了片刻,门却没有开。
难不成她真的走了?
安岩不思其他,用蛮力撞开了房门。
入眼的和这里其他的房间一模一样,如果真的要说出一点差别的话,那就是这间屋子有一股奇异的香味,物品摆放整齐,被子也折叠好了。
苏秦真的不在,好像真的像殷陵说的那样,她一大早就出去了。
可是自己五点钟就醒了,怎么可能不会看到苏秦的身影呢?
唯一的可能就是,苏秦真的早就走了。可是她为什么都不会事先说一声呢?还有,殷陵又是怎么知道的?
想到这里,安岩拿出手机给苏秦打电话,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合适的理由。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。”
怎么可能?!
安岩确认了一遍自己拨出的号码,再一次发过去,出现的还是那个机械女声。
他不死心的用微信联系她,翻了半天也没在通讯录里找到这个人。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。
“是不是你做的?”他问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殷陵,语气也不似平时一般温和。
殷陵扬唇一笑:“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?说起来,苏姑娘也算得上是我的未婚妻,我还要问你们是不是把她给藏起来了呢。”
此时他的话语和以前半文言的样子不一样,完完全全就是现代人说话的方式。
伪装的可真好,如果不是江小猪给他打来电话,他可能都发现不了这个人到底是谁。这个人,熬过了好几百年,就只为了那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“你这么做值吗?殷楚。”
男人丝毫不在意安岩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,故作惊讶道:“不好,被发现了。”
没有闲心再和他废话,首先当务之急是要知道苏秦到底去了哪里。
“黄泉花。”
听到这三个字,安岩的眉头皱了起来:“黄泉花?神荼,你在哪里发现的?”
神荼走到窗边,拾起一片黄泉花的花瓣,上面隐隐有黑气萦绕:“这个屋子里,有黄泉花的味道。”
那股黑气紧紧的把花瓣包围着,却依然遮不住花瓣脉络上流动的盈然紫色。
似乎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黄泉花,殷楚咬了咬牙,安唯怎么都不把事情处理好了。
不过,过不了多久,他就会把这两个人身上的神荼郁垒之力的取下来,到时候,无论是谁也再阻止不了他。
没有人知道他为了即将到来的这一天等了多久,不过在这之前,需要这两个人毁掉归魂草。
苏姑娘,真是对不起了,利用了你一下。
“安先生可以放心,我不会对苏姑娘做什么的,毕竟,我还需要她来找到最后一个拥有灵慧之人呢。”
安岩看着他,神色极其冷淡:“如果是这样,你为什么不直接剥夺苏秦身上的灵力?还要废这么多的功夫。”
许是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,殷楚冷哼了一声:“,不管怎么说,苏姑娘算得上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当然不会对她怎么样。不过其他人……就说不定了。”
——tbc——

【荼岩】逆轮

昕悦shierX:

chapter29
安岩咬了咬牙:“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等了许久都不见回答,让安岩几乎以为他已经消失了,可这人却又分明的在他不远处,分毫未动。
先前的那些言语已经让他心里异常的酸涩,几乎是瞬间想起那些难挨的夜晚,每日陷在无尽的自责与内疚,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值得依靠的。
在安岩第一次意识到入梦者是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时,那人已经可以自如的同他对话了,还不停的对他说:“我好羡慕你们有名字啊,不像我,都不知道何时才可以有自己的名字,要不然,你帮我想一个吧?”
也许是对着自己的脸并没有什么戒心,这个人又是他唯一一个可以谈得上话的人,安岩立即答应下来:“当然可以啊,我们是好兄弟啊,这点儿忙不帮就也太不够意思了。”
只是取个名字对于十六七岁的他来说有些难了,他从小听大人说,名字一定要有一个好的寓意才可以有圆满的一生。现在让他这样一想,还真的想不到什么特别好的名字,急得满头大汗。
那个人直直的看着他,就像要看穿安岩究竟是什么想法,最终隐秘的一笑,和缓的微眯起眼:“我今天 听人说了句‘幽音待清晨,唯是我心知’,觉得这句诗真好,那你觉得‘安唯’这个名字如何?”
这句话简直如同雪中送炭,刚刚还在苦恼的少年立刻眉开眼笑,语气中是说不出的欢快:“好好!那你以后就叫安唯了,这样我也方便喊你。”
丝毫没有发现这个人的眼底笑意愈深,唯,自然是唯一的意思,总有一天,他会取代安岩的位置,成为这个身体唯一的主人。
只是好景不长,才两个星期,就被彻底的封印了,这下,又是好几年过去了。
过了好半天,这个人还是没有开口,安岩的心里犹疑起来。
【只是你什么都不能说。】
安岩猛地睁大眼睛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。
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。

梦境外,苏秦见了这种情况不禁皱了皱眉,声调冷了几分:“糟了,安岩哥有麻烦,神……”
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到身边早就少了一个人的名字,眉目和缓下来,还是忍不住吐槽:“至于吗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
这下,却是真正放心下来,想神荼进入了梦境,安岩兴许会平安的渡过这一关。
忽然察觉到身后有人出现,随之动用法术将眼前之景象隐去,勉强的笑:“你怎么来了?”
殷陵像是没有察觉到之前的事情,笑容如清风和煦,礼数更为周到:“刚才路过这里,听见起名之事,才忍不住进来了,苏姑娘莫要怪罪。”
起名?
想到梦境中安唯的言语,苏秦这才反应过来,心思一转反问他:“那你喜欢什么名字呢?”
提及此事,殷陵身上的疏离似乎这才脱离干净,眼神却包含怀念:“薇字就很好,采薇的薇。”
一瞬间,苏秦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男人。

而梦境里,有神荼之力的牵引,神荼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安岩。
此时的安岩正被黑气围绕,双眼几乎快要失去清明,口中还不停的喃喃自语:“和我没关系,和我没关系,那不是我的错,是他自己……”
“安岩,醒醒。”
梦境里无法催动灵能,更没办法召唤出惊蛰,神荼只能避开那些黑气,念着安岩的名字。
魔物虽然没有再言语,却将这里弄得乌烟瘴气,铺天盖地的邪气,很快就要将这里侵蚀,不多时,安岩的整个心神,就要被占领。
花了些时间,安岩才认出眼前的神荼,他的言语因为黑气的笼罩变得断断续续:“神荼……你……来……不该……”
什么都不必说了。
神荼把眼前这个人揽入怀中,冰蓝的眼中是晦涩不明的情绪,只恨不得把他搂得再紧一些,想要揉入血肉,至死都不放开。
黑气迅速的将两个人都缠绕起来,安岩的声音却愈加清晰。
那是他平时绝对都不会说的话。
“你听我说,我,我没有害他们……我也没有害你,那些都和我无关……神荼,你,你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……我从来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人,……你必须,必须答应我……无论发生什么……你都不许不信任我……”
几乎是同时,神荼听见了自己的声音。
“好。”
——tbc——
离开梦境后小天使就会忘了自己说了什么的,真的看我真挚的眼神😉